唐代著名诗人之间的关系
ʱ䣺 2019-09-08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孟浩然和李白以及王维都是好朋友,李白还和杜甫、王昌龄、高适都是好朋友,王维比较孤独,但他又很推崇张九龄;再如中唐时期,白居易和元稹、刘禹锡都是知己,和韩愈关系也不错,而韩愈呢,对贾岛还有提携之恩,也很欣赏和同情李贺。

  当年李白辞职离京,畅游天下,经洛阳时与杜甫不期而遇,遂受宋州单父尉陶沔、单父主簿族弟李凝邀请,来单父游玩。被陶沔重修后的琴台前方后圆,形似半月,故又名“半月台”。744年李白、杜甫、高适、陶沔共登琴台,吟咏唱和,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。后人称为“半月台四君子“

  杜甫和李白比较有意思。当杜甫遇到李白时,杜甫还是个名不经经传的小渣渣,李白已经是怼过唐明皇,让高力士伺候过的大腕了......

  当时他们两人还有一个高适组了一个组合。三个人白天在云梦泽到处乱转,打了兔子什么的,晚上就回去煮来吃了,再一起去逛窑子。这个搞了几年大家厌了就散了,杜甫又去了长安,高适去了边疆,李白继续流浪。

  安史之乱时,大家打成一团,文人也不得不站队。李白站在了永王李磷一边,杜甫跟了李隆基,但安史之乱结束李隆基就被架空了,高适最有政治觉悟跟了太子,郭子仪李光弼也是太子的西北军。

  先说杜甫。杜甫去四川是安史之乱以后。杜甫跟李白分手后去了长安,呆了十年的时间,考试遇到李林甫搞的野无贤遗,全部考生取消考试成绩。到处找关系求官,结果到处都没关系。这十年,杜甫真的过得很惨。

  后来安史之乱前,才讨了个外地小官。安史之乱时,杜甫去投靠太子李亨,结果被叛军抓住了,关在长安。因为官太小,也没怎么看管,结果郭子仪收复长安之前跑了出来,在陕西找到太子,才给了个官做。

  再说高适。安史之乱时高适在守潼关。玩过三国志的应该知道,潼关过了就是长安了。叛军攻破了潼关,高适就跟皇帝一起跑,一起跑到了成都。后来讨伐永王叛乱和安史叛军,高适都参加过。等安史之乱过去,高适已经是一方大员了。

  最后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李白被下狱,找高适脱身,结果可能遇到了假的高适,被婉拒了。最后在安史之乱中立下大功的郭子仪给李白保出来了,据记载李白曾在郭子仪年轻的时候救过他。

  知道合伙人艺术行家采纳数:614获赞数:4964师国家人力资源部注册鉴定师, 北大文物研究班毕业鉴定师,中国文物艺术品人才库备案鉴定师, 高级文物艺术向TA提问展开全部李白对杜甫的感情,远不及杜甫对李白的深?白居易才是唐诗圈里“大V”中的战斗机?除了吟诗作对,数据侠告诉你,关于唐诗我们还可以用数据分析来激扬文字,寻找那些流散在字里行间的人物关系。

  前段时间随着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热播,全国人民掀起了读唐诗的浪潮。在我还念中学的时候,每当心情不好,就靠读诗词来排遣。作为一名古典诗词爱好者,慢慢读得多了,就发现唐朝诗人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系。

  比如杜甫非常喜欢李白,到了做梦都想见李白的地步:三夜频梦君,情亲见君意(《梦李白》)。而李白向孟浩然表过白: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(《赠孟浩然》)。孟浩然的好基友则是王昌龄:数年同笔砚,兹夕间衾裯(《送王昌龄之岭南》)。

  出于好奇心,我一度想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。但是这件事主要有两个非常棘手的点:

  诗人的别称太多,比如杜甫:按字称为子美,按排行称为杜二,按官职称为杜工部。整理起来非常麻烦。

  第二点则稍微费事一点,我们使用了哈佛大学编纂的《中国历代人物专辑资料库》(China Biographical Database Project 以下简称CBDB)。CBDB记录了中国历代名人的传记资料,并保存在关系型数据库中。

  CBDB由很多张表组成,每张表记录了人物的不同信息。在我们这次的分析中,只用到了其中两张表,人物的主要信息表:BIOG_MAIN和人物的别名表:ALTNAME_DATA。首先从BIOG_MAIN中查询出人物编号c_personid,接着用c_personid从ALTNAME_DATA中查询出别名,如下图所示:

  这个时候,我们就要使用生卒年来判定:这个人物到底是不是唐朝的。这次要从数据库中查询人物的生卒年。

  唐朝建立于618年,灭亡于907年。对比后立刻发现,第二个王维才是我们要找的诗人王维。

  由于CBDB收罗的历史人物太多,重名现象非常严重。经过一番探索,我最终设置了如下的排除重名策略:

  如果人物生卒年俱全,那么只要生卒区间和唐朝持续时间有交集即可。如果存在这样的诗人,那么直接把这个人作为全唐诗中的作者。

  如果人物只有生年或者卒年,那么生年或卒年必须在唐朝的持续时间内。将这样的人加入候选人列表。

  经过这一番筛选,全唐诗中原本的2609位作者,只剩下了762位。这就够了,著名的诗人都在这个列表当中,接下来我们只关心这762位诗人之间的关系。

  利用上面的诗人及别称列表,我们在全唐诗中来搜索诗人之间的引用关系。规则是:诗的标题和正文中只要提到过对方,那么两者之间的引用关系加1。一首诗如果提到多次对方,只算一次引用。

  不错,杜甫写了12首与李白有关的诗,李白则只有3首与杜甫有关的诗。李白这种朋友,确实差劲了一点啊......

  从这张图也可以看出,我们的程序能够识别出诗人的别名,比如杜甫的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和李白的《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》都没有直接提到对方的名字。

  除此之外,我还给诗人之间的引用关系排了个座次,下面显示了排名前三十的引用关系:

  我们看到,全唐诗中排名第一的好基友绝对是陆龟蒙和皮日休。这两位互相提到对方的次数都在百次以上,这是因为陆龟蒙和皮日休特别喜欢唱和,你写一首送我,我再回一首赠你,跟现在微博大V之间的互动差不多。这两位常年唱和,最后将往来的唱和诗作编写了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本唱和诗集:《松陵集》。为了不辜负他们之间的友谊,文学史上通常将两者合称为“皮陆”。

  并列第二的则是白居易和刘禹锡、白居易和元稹。白居易和刘禹锡同年(772年)出生,从政道路都是各种被贬谪。两人都很长寿,刘禹锡71岁时去世,白居易则活了75岁。白居易在得知刘禹锡去世的消息时,写下了千古名句:

  白居易和元稹我不想多写了,大家只要知道二人在文学史上被合称为“元白”,就能想见二者的亲密关系了。从排名前三十的引用关系来看,白居易绝对是唐朝诗人朋友圈中的明星,是大V中的大V。

  只有引用关系列表岂不是有些干巴巴的,接下来才是本文的重头戏。我将使用ECharts来可视化诗人之间的引用关系,最终得到诗人们的社交网络。

  因为我们的样本中一共有762位诗人,为了避免画出的图太拥挤,看不清,我只将前一百的引用关系图示化,如下图:

  箭头表示诗人们之间的引用关系。比如说白居易引用了元稹,那么就有白居易指向元稹的箭头,元稹引用了白居易,相应的也有元稹指向白居易的箭头。

  箭头的粗细程度则表示了诗人们之间引用关系的强弱。白居易引用元稹的数量为167次,元稹引用白居易的数量为88次,那么白居易指向元稹的箭头就要粗一些。

  图中清晰的显示除了唐朝诗人的两个大型朋友圈:杜甫-李白朋友圈、白居易朋友圈。没错,他们分别是盛唐和中唐两个时期的核心诗人。

  虽然只画出了排名前一百的引用关系,但还是很拥挤。文学史上将唐诗根据时间划分为4个阶段:初唐、盛唐、中唐、晚唐。接下来我们就分别画出这四个阶段的社交网络图。

  从箭头的粗细来看,初唐诗人中关系最好的是宋之问和沈铨期。这两位正是宫廷诗人的代表,他们两位确定了近体诗的格律,对仗等规则。粗略的说,近体诗的规则就是他们俩发明出来的。对了,他们俩在文学史上一般也合成“沈宋”哦,看来要成为好基友,没有文学史的认证是不行的。

  (图片说明:为了制图清晰,盛唐诗人社交网络只画出了引用数大于等于2的关系。)

  盛唐诗人的核心无疑是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”中提到的李白和杜甫了。我们再次看到,杜甫指向李白的箭头比李白指向杜甫的箭头要粗得多。而且盛唐的诗人们明显分为两群,一群以李白-杜甫为核心,一群以皇甫冉和刘长卿为核心,为什么有这样的局面?我也不知道,有没有对文学史比较了解的朋友,请在评论里赐教。

  (图片说明:为了制图清晰,中唐诗人社交网络只画出了引用数大于等于2的关系。)

  中唐诗人社交网的特征很明显,各位诗人紧紧团结在以白居易、香港特马资料铁算盘。元稹、刘禹锡为核心的“文坛政治局”周围,勠力同心,同舟共济,为唐诗从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的伟大转折做出了历史性贡献。

  晚唐诗人的社交网络比较散乱,没有明显的核心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李商隐和杜牧了,他俩得到了文学史认证的“小李杜”好基友称号。

  这篇文章写到这里,我突然意识到,即使一个人对唐诗没有任何了解,他只要看这些社交网络图,就能立刻发现哪位诗人是同时代诗人的核心,哪位诗人的影响最大。这些都是很有用的信息。

  而我们可以用计算机来分析任何时代的人物关系。中国恰好是历史文献最全的国家,如果能对这些文献统一做系统的分析,岂不是可以做出随着时间变化的历史人物关系图?

 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,现在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和古典文献的数字化进程,逐渐有可能了。这当然是很大的工作量,任何个人都不可能实现。我想,有没有可能参考linux的开发过程,用开源的方式,大家一起来完成这件事。